NMN地位為什么難以被撼動,科學分析NMN的優勢

      NMN的主要對手是NR,NR出現的時間其實比NMN要早,但是為何NMN更加風靡?


      NMN與NR:兩者都是NAD的前身,NAD是自然界對人類生命,幸福和長壽最重要的分子之一。我們擁有NAD的前體真是太好了,因為隨著年齡的增長,這種必需輔酶的水平會穩定下降。實際上,抗衰老專家David Sinclair博士說,到50歲時,您的NAD水平大約是20歲時的一半,而沒有它,您將在30秒鐘內死亡。


      NMN(β-煙酰胺單核苷酸)和NR(煙酰胺核糖氯化物)都可以作為食品補品出售。但是NMN還是NR是更好的選擇?


      說NMN和NR是NAD的“前身”,意味著通過您體內發生的一系列化學作用,它們充當NAD的組成部分:NMN和NR轉化為NAD。煙酰胺(通常稱為煙酸和維生素B3)也可作為NAD的前體。


      研究人員將NAD的惡化和耗竭與衰老綜合癥以及許多與年齡有關的病理學聯系起來[1]?,F在,科學家們認為,通過增加我們的NAD水平,我們可以預防衰老過程,同時減輕許多與年齡有關的疾病。這種信念主要基于大量動物研究的有希望的結果[2]。但是,也進行了一些有前途的人體研究,這些研究探索了NMN和NR作為NAD前體的有效性,并且許多其他重要的人體研究正在進行中。通過使用人類受試者進行的對照研究來驗證NAD與人類壽命之間的聯系,最終將提供壽命研究人員尋求的最終證據。


       NMN與NR –辛克萊爾博士知道什么?

      為了恰當地考慮“哪個是最好的長壽補品”這個問題,我們應該結合科學證據和傳聞證據進行研究。讓我們2013年的哈佛大學開始。


       哈佛大學的科學家戴維·辛克萊爾(David Sinclair)博士是全球長壽和NNM,NR和NAD背后的科學的主要權威之一。辛克萊爾(Sinclair)博士撰寫了140多篇關于長壽的科學研究論文,其中許多涉及NAD,NMN和/或NR。辛克萊博士是僅有的幾位被證明可以證明NMN和NR在提高動物和人類NAD水平中所起的作用的科學家之一。


       Sinclair博士的個人保健方案涉及多種因素,包括飲食,運動,藥物和補充。他的研究表明,白藜蘆醇(一種從水果和蔬菜中發現的類黃酮衍生的超級抗氧化劑)和NMN在上調所謂的長壽基因(sirtuins)方面起著重要作用。毫不奇怪,辛克萊博士每天補充白藜蘆醇和NMN,但不補充NR [3]。他可以輕松接受NMN和NR,但只選擇NMN。為什么?我的猜測是,鑒于Sinclair博士是一位在科學層面上對NMN和NR十分了解的科學家,他之所以選擇NMN,是因為科學表明它是NAD的更好先驅。

       NMN vs NR-研究

       迄今為止,與MN相比,迄今為止在NR上完成的人類研究更多。這主要是由于以下事實:一些銷售自然保護區的公司是由資助這項研究的投資者提供資金的。這些研究的結果是有希望的。他們表明,NR可以通過口服消耗使人體內NAD含量翻倍。這些研究還報告了其他益處,包括血管的生長(血管內皮功能)和炎癥的減輕。


       當前至少有三項NMN的主要研究正在進行,涉及人類受試者。其中兩項包括一項由圣路易斯華盛頓醫學院進行的研究,另一項由東京慶應義Medical大學醫學院與華盛頓醫學院聯合進行。第三項研究,也許是最重要的一項研究,是在哈佛長壽科學家的注視下,由波士頓的百翰婦女醫院進行的。這些試驗的結果應盡快公布。


       用NMN和NR進行的動物研究似乎具有可比性,顯示出延長壽命和增強健康壽命的可喜可能性。因此,如果人類對NR的研究更加完整,而NR和NMN似乎都可以有效地提高NAD水平,那么David Sinclair博士和其他數萬人為什么服用NMN而不是NR?


       Sinclair博士了解創建和增加NAD水平過程中涉及的分子的結構和行為。在此過程中,有四個重要分子:


1.NAM –也稱為煙酰胺或煙酸C6H6N2O

2.NR –煙酰胺核糖C11H15N2O5+

3.NMN –煙酰胺單核苷酸C11H15N2O8P

4.NAD –煙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C21H27N7O14P2


       您不必是化學家,就可以查看這些分子的化學式,并意識到從NAM開始到NAD鏈,它們變得越來越復雜。NR和NMN非常相似,但有一個重要的例外:NMN和NAD都含有磷(P)。而NAM和NR則沒有。另一個簡單的觀察結果是,NAD的大小幾乎是NMN的兩倍。如果將兩個NMN分子放在一起,則不難想象它們會結合成NAD分子。在這種情況下,NMN成為NAD的“前身”。


       前體是參與化學反應的化合物,可導致生成另一種化合物。在人類生物化學中,食物和草藥是荷爾蒙,蛋白質和其他重要生物化學物質的前體。例如,某些食物(如大豆和葫蘆巴)被稱為植物雌激素,這意味著它們是雌激素產生的前體。氨基酸L多巴是激素多巴胺的前體。


       當并行評估NMN和NR時,NMN和NAD分子中磷的存在很重要。即使人體中的磷含量很高,它也具有獨特的特征,即磷原子本身不會出現在自然界中。它僅與分子結構中的其他原子結合出現。


       在NMN和NAD分子中,磷與氧鍵合。因此,NAD的任何前體都需要磷,但只能使用已經與氧結合的磷。當將NR作為您選擇的NAD前體時,這會增加過程的復雜性,因為NR需要找到一種相容的磷形式才能完成向NAD的轉化過程,而NMN已經含有磷。


       早期使用大鼠腸道的研究得出結論,NAM,NR和NMN都是NAD的可行前體,但是NR和NMN必須首先分解為NAM和其他更簡單的成分,才能被完全消化并吸收到動物體內。一旦進入體內,這些單獨的成分將重新組裝,首先組裝成NR和NMN,然后再轉變成NAD。原因是小腸有時難以吸收更復雜的分子,因此必須首先將其分解為更簡單的成分。對于動物,甚至在較小程度上的人類,都是如此。


       多年來,科學家一直認為分解NMN和NR以促進動物試驗中發現的同化的必要性也可能適用于人類。然而,最新的研究發表在2019年1月的《自然》雜志上,表明NMN(整個分子)可以借助稱為``Slc12a8''的基因``轉運子''完整地通過消化過程使其完整。(這也是赫曼因腸溶NMN誕生的理論依據)。



      該研究的摘要指出:

      “煙酰胺單核苷酸(NMN)是煙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(NAD +)的生物合成前體,已知能促進細胞NAD +的產生并抵消與組織NAD +水平下降有關的與年齡相關的病理……在這里,我們顯示Slc12a8基因編碼一個特定的NMN轉運蛋白。我們進一步證明Slc12a8特異性轉運NMN,而不是煙酰胺核糖。


      根據這項研究的結果,我們現在知道的是,不需要將NMN分解成其組成部分,然后再重新組裝成NMN,然后再組裝成NAD。NMN分子被完整吸收,從而使提高NAD水平的過程變得更快,更可靠,更有效。該研究還得出結論,NR不能從相同的運輸工具中受益,而是必須經歷整個分解過程,然后重新組裝。首先是NMN,然后是NAD。


      CONPELSON NMN自問世以來,深深影響了NMN技術格局,NMN從價格和純度轉向吸收率,市場陸續出現主打NMN吸收率的品牌,各大品牌紛紛將技術研發風向對準吸收率。

       推測NMN可以完整地通過消化/吸收過程的事實是David Sinclair服用NMN而不是NR的原因之一。他還了解NMN分子和NAD +分子幾乎相同,因此相比之下,NMN到NAD +的轉化是一個相當簡單的過程。


      另外,我們還要談一下NAD,或者NADH,事實上因為體積太大,不能進入細胞,不能被吸收,所以被辛克萊和其它科學家都放棄了。


1.NAM –也稱為煙酰胺或煙酸C6H6N2O

2.NR –煙酰胺核糖C11H15N2O5+

3.NMN –煙酰胺單核苷酸C11H15N2O8P

4.NAD –煙酰胺腺嘌呤二核苷酸C21H27N7O14P2


      NAD的體積大概是NAM的3.5倍,NMN的2.5倍,所以辛克萊、哈佛大學、華盛頓大學都不選擇NR、NAD、或者NAM。


      NMN在輔酶行業的地位是難以被撼動的;正如NMN之父赫曼因的地位,也是很難以撼動的。


掃描二維碼分享到微信

代理咨詢

售后咨詢

丝袜诱惑